电影可不止影院看到的这些! 众乐乐跨年历

  2017年末,小说《诡案组》的作者以侵犯其改编权、摄制权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起诉了几家参与同名网络电影制作的公司。法院认为作家与网络电影制片方的《著作权转让合同》中的“电影”一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使用的特定词语,涉案的网络电影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电影作品。法院认为,判断某一作品形态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上的电影作品,应考察是否符合著作权法所规定的电影作品的本质属性和特征。这是首例网络大电影著作权侵权案件,这一判决意味着,网络大电影在法律层面属于“电影”。电影范围的不断扩大意味着电影相关的知识产权的保护也要更加多样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十一款把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定义为,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由于科技的发展,电影作品已经可以不借助介质,以其他方式存在。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草案已经将“摄制在一定介质上”删掉。

  我们可以把电影作品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以传统方式在影院首次播放以获取票房收益的电影作品,另一类则是以网络传播而不以在院线放映获得票房为主要盈利方式的以类似设置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传统的在影院上映的电影的属性毋庸置疑,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出现了很多不同形式的视听作品。新兴视听作品发展迅速,我们要对法律中未明确的视听作品的属性进行研究。这有利于视听作品的知识产权得到保护,也有利于电影产业下游的衍生品的知识产权得以明确和保护。

  除了我们熟知的影院上映的电影外,还有一些新形式的电影。近几年,电影行业出现了名为网络大电影的作品。网络大电影是主要选择在互联网上发行的电影。小成本电影很难进入院线,付费点播分账模式也逐渐成熟,所以网络大电影将成为微电影之后的又一崛起的电影产品。首例网络大电影著作权侵权案件中明确了网络大电影在法律层面属于“电影”。这需要我们更多关注这一部分电影的衍生品产业链。

  近几年,综艺节目的版权引进越来越多,集聚大量粉丝的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极限挑战》、《奔跑吧》已经播出多季。电影制片方和投资方开始关注这些高热度的节目,于是出现了以综艺节目为基础的综艺大电影。虽然这类电影的故事、构思、布景等要素以基础节目为主,但它们依然属于电影作品范畴,其著作权可以无争议地被保护。

  MV(音乐电视)是指与音乐搭配的短片。近年来,有一些唱片公司起诉KTV侵犯其著作权,诉求中除了音乐作品的著作权,还有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法院在判决中认为,涉案的音乐电视作品的制作融合了电影作品创作的主要元素,凝聚了导演、演员等在内的制作人员互相协作的创造性劳动。

  广告片是一种为了特定商业需要,通过传媒媒介,公开而广泛地向公众传递商业信息的影片。涉及广告片的著作权纠纷不在少数。法院的判决中确定了广告片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电影。广告片是电影的特定种类,应该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总的来讲,电影的种类已经越来越多样。网络上付费观看的网络大电影、以综艺节目为基础的综艺大电影、MV、某些广告片等都纳入了电影作品的范畴。